当前位置 首页 欧美剧 《博尔吉亚家族第一季》

博尔吉亚家族第一季8.0

类型:剧情 美国剧 欧美剧 欧美  法国 德国  2011 

主演:约翰·道曼 伊索尔达·戴查克 阿特·马里克 迪尔米德·诺伊斯 马克·赖 

导演:奥利弗·希施比格尔 

剧情简介

《博尔吉亚家族第一季》 - 博尔吉亚家族第一季网盘资源高清ItwastheageofDaVinciandMichelangelo,ofenlightenedcreativityandunparalleledintellectualachievement.ButitwasalsotheageofMachievelli,oframpantlawlessness,incessantwarandunspeakabledepravity.AttheheartoftheworldorderwastheVatican,thearbiterofconflictsbetweenkingdomsandempires.AndatthecenteroftheVaticanwasamanwhosequestforpowerwouldpropelhimtoseektheultimateprize,theholyseeofRome.Hewasamanwhosenamewouldbecomesynonymouswithruthlessness,andwhosereignaspopewouldberememberedasthemostinfamouschapterofthehistoryoftheCatholicchurch-RodrigoBorgia.Hisfourchildren-Juan,theoldest,aprideful,lazy,unscrupuloussexualpredator,Cesare,ayoungmantornbetweenafaiththatwasnothiscallingandhisdarkviolentnature,Lucretia,ayounggirldiscoveringthesecretpowerthatawomen’ssexualityholds...

猜你喜欢

  • 10集全

    致命钥匙第二季

  • 更新至03集

    末日巡逻队第三季

  • 更新至02集

    湾畔倾情第五季

  • 更新至03集

    泰坦第三季

  • 更新至01集

    吸血鬼后裔第四季

  • 更新至02集

    芝加哥烈焰第十季

  • 更新至01集

    失落的秘符第一季

  • 更新至02集

    鬼屋欢乐送第一季

  • 更新至02集

    我的妈啊第二季

  • 更新至01集

    芝加哥急救第七季

  • 更新至02集

    美国恐怖故事:双面第十季

美版波吉亚家族里卢克雷齐娅的第一任丈夫乔瓦尼斯福尔扎是谁演的

1493年6月12日,为同强大的米兰公爵斯福尔扎家族结盟,亚历山大六世安排恺撒的妹妹卢克雷齐娅嫁给佩萨罗的领主乔瓦尼·斯福尔扎(Giovanni Sforza 1466-1510)。种种迹象看来,这并非一桩幸福的婚姻,乔瓦尼曾试图挑动米兰反对波吉亚。教皇所期待的政治、外交的利益全然落空,此外,卢克蕾齐亚在佩萨罗亦不快乐。1497年1月,乔凡尼从战场返回罗马,发现妻子特别热情,亲友格外友好,认定这是不祥的信号,立刻乔装改扮飞奔回佩萨罗,接着又要求妻子追随他而来,但卢克蕾齐亚拒绝回到那“乡下人”的愚蠢宫廷。随后,教皇提出离婚,并要求乔瓦尼的舅舅,红衣主教阿斯卡尼奥斯·斯福尔扎(Ascanio Sforza)劝说其同意离婚。乔瓦尼拒绝后,教皇宣称他的女儿尚未圆房,因而婚姻无效。1497年3月,乔瓦尼在多方施压下勉强同意离婚,被迫签署了因为自己“性无能”而解除婚姻的合同,6个月后,他提供宣誓证词,证明卢克雷齐娅是处女。受到公开羞辱的乔瓦尼控诉教皇之所以迫使他与卢克蕾齐亚离婚,是为了把她留给自己享用。随后,乱伦的指控迅速扩展到恺撒。对此,历史学家们各执一端,过去,几乎所有人都深信确有其事,但如今,发展出了全新的观点。乔瓦尼要么是渴望着复仇,要么他相信是真的,他是一个来自于冷漠家庭的冷漠男人,根本理解不了波吉亚成员之间的亲密与温暖。事实上,波吉亚的儿女之间,确实存在着相当特殊的关系。卢克蕾齐亚爱她的三个兄弟,也为他们钟爱,其中又与恺撒和胡安特别亲厚。然而,恺撒和胡安之间更多是嫉恨而非友爱。乱伦指控一经传出,就立刻传为二人不和的主因。真实缘由更可能是亚历山大六世对胡安异常偏爱,不顾恺撒的长子身份,并且恺撒就智力,才干,仪表而言都远为优越。当他们的异母兄弟,彼得罗·路易吉身死,胡安跳过继承顺序,取得了甘迪亚公国,这深深激怒了恺撒,而为了筹备胡安的婚姻,教皇把他打扮得如此豪华,一位首饰大师辛劳数月制作他的珠宝。这极端傲慢自负的年轻人,连同他荣膺的地位,叫恺撒怒火中烧。 1497年6月,教皇开启了离婚议程,卢克蕾齐亚即远离罗马避入圣西斯托修道院(the convent of San Sisto)等待与第一任丈夫离婚的结果,期间只有佩洛托·卡德隆(Perotto Calderon)作为信使负责与外界联络。1498年2月,佩洛托·卡德隆和一个女仆潘塔斯拉的尸体在台伯河中被发现。1498年3月,费雷拉塞大使报告卢克雷齐娅已经分娩。虽然这件事情被否认,但的确有一个孩子在那年出生了,在卢克雷齐娅嫁给她的第二任丈夫之前。这个孩子被起名为乔瓦尼·波吉亚(Giovanni Borgia),史学家称之为“罗马之子” 。关于教会、关于这个孩子、乔瓦尼·波吉亚的谣言产生了。一开始,他被认作是恺撒的孩子。后来的说法又和第一个说话相矛盾,他又被认作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秘密的孩子。而卢克雷齐娅的名字没有在任何一个说法中被提起,关于她是这个孩子的母亲的说法也从来没有被证实。其真实性至今仍在争辩之中,但是人们普遍相信,在修道院,她从父亲的一名信使,佩洛托·卡尔德隆怀了孕。佩洛托是一名年轻英俊的西班牙人,也是教皇的宠儿,人们在台伯河里发现了他,谋杀的时间,正是传说中卢克蕾齐亚生产的前后。1502年,恺撒征服了卡梅里诺(Camerino)后不久,乔瓦尼·波吉亚作为罗马尼阿公爵的长子继承了卡梅里诺,成为卡梅里诺公爵(1501年,恺撒为罗马尼阿公爵)。然而,亚历山大六世去世后不久,乔瓦尼前往费拉拉(Ferrara)和卢克雷齐娅一同生活时,在那里他又被人们接受为卢克雷齐娅同父异母的弟弟。虽然有多样化的谣言及前后矛盾的事实,但是更多人相信这个孩子的父亲是恺撒。那时恺撒还是枢机主教,如果他和妹妹有不正当性关系,这个消息一定会被知情人极力隐瞒,尤其是他的教皇父亲。 1498年,恺撒在见到卢克雷齐娅的第二任丈夫拿波里的王子阿方索·阿拉贡(Alfonso of Aragon)第一面之后,非常满意他英俊的外貌和良好的性格。事实上,阿方索在这些方面远近闻名,有着良好的名声,有许多确切的证据表明,卢克雷齐娅与阿方索真心相爱。据说,恺撒的喜爱很快转变成了嫉妒和仇恨,认为阿方索代替了自己在妹妹心中的位置,夺去了妹妹的喜爱。再之,恺撒因梅毒容貌遭毁,即使是在痊愈之后依然留下疤痕,这令他非常在意,由此,他更加憎恨阿方索。一次阿方索拜访罗马时,恺撒的侍从在晚上袭击了他。作为报复,阿方索的侍从也趁恺撒在花园里踱步的时候向他射箭,这大大激怒了恺撒。很快家族结束了卢克雷齐娅的幸福,拿波里的卡塔洛拒绝嫁给恺撒,而法兰西国王许给恺撒一位公主。随着政局形式的变化,波吉亚家族希望和法国结盟,于是,卢克雷齐娅的婚姻成为了结盟的巨大障碍。阿方索隐隐感到自己的下场,逃离了罗马,但是卢克雷齐娅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并一同返回罗马。约拿·布卡杜斯,亚历山大六世的典礼官,在他的日记中,简要记载了紧跟着年轻人返回所发生的灾难。他写道,1500年7月15日晚上十点,阿方索在圣彼得宫的台阶上遇刺,袭击者随后与四十个骑马者逃走。他勉强还活着。一个月后,8月18日,据说阿方索在恢复的时候,恺撒来到他的房间在他身边耳语道:“早餐时刻不被终结的将会在晚餐之前干掉。”那一天稍晚的时刻,恺撒便指使刺客米凯莱托(Micheletto Corella)在恢复室里扼死了正在恢复伤情的阿方索,卢克雷齐娅年轻的丈夫。



有什么以中世纪欧洲为题材的美剧或者英剧 有文艺复兴时期的最好 我只看过波吉亚家族

堪称最早黑手党家族的波吉亚家族,是15、16世纪影响整个欧洲的西班牙裔意大利贵族家庭,也是文艺复兴时期,仅次于美第奇家族最著名的家族。他们的“名”不是美名,而是恶名,是一个被财富、阴谋、毒药、乱伦的阴影笼罩着的家族。但同时,波吉亚家族对艺术的支持,也使得文艺复兴在那个时代得以迅速发展,使艺术家们成为那个时代意大利最耀眼的人物。 The Borgias也被称为Borjas或Borjia,是具有意大利和西班牙血统的罗马教皇家族,前后出了三位教皇。其家族名称来源于其家族封地博尔哈(Borja)。波吉亚家族历代担任西班牙瓦伦西亚大主教区的教职,家族可上溯至阿拉贡王室,拥有庞大的政治势力和财富。文艺复兴时期,他们到了意大利,并定居下来。15世纪至16世纪,波吉亚家族大肆涉及政治和宗教事务,使他们成为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家族。在此期间,家族中产生了两位教皇:阿方索·波吉亚作为教皇加里斯都三世,统治1455至1458年间;罗德里戈·波吉亚作为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于1492至1503年年间,这使得波吉亚家族在15世纪中叶大放异彩。那个时代的意大利崇尚奢华放荡的生活,人们的钱财全部用于享受和附庸风雅,在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在位期间,腐败、淫乱和谋杀的阴影更是笼罩了整个教廷。当然,也因为他们明目张胆的势力扩张,导致当时美第奇家族、斯福尔扎家族以及当时很有影响力的多明我会修士萨沃纳罗拉(Fra' Girolamo Savonarola,1452-1498)都对波吉亚家族十分不满,使得整个家族树敌无数,他们被指控的诸多罪行包括:通奸、买卖圣职、盗窃、强奸、受贿、乱伦、谋杀(特别是毒杀)。教皇加里斯都三世 加里斯都三世加里斯都三世(1455-1458年在位),原名阿方索·德·波吉亚(Alfonso Borgia 1378-1458),生于瓦伦西亚王国的 La Torreta,也是第一位西班牙籍教皇。有许多未经证实的说法,暗指波吉亚家族具有犹太血统;这些传闻被私下传播,尤其是朱利安诺·德拉·罗韦雷(Giuliano della Rovere,后来的教皇尤利乌斯二世),以及波吉亚家族经常被政敌描述为“marranos”[2]:这些传闻在流行文化中持续了几个世纪。在天主教会大分裂时期,阿方索支持“对立教皇”本笃十三世(Antipope Benedict XIII),以及在1429年他又在背后推动“对立教皇”克莱门特八世( Antipope Clement VIII)归顺罗马教皇教宗马丁五世(Pope Martin V)。阿方索在成为枢机主教前,一直担任莱里达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leida)的法学教授并作为阿拉贡国王的外交官,尤其参与了“巴塞尔议会”(Council of Basel,1431年至1445年)。在教皇尤金四世与阿拉贡国王阿方索和解之后,他成为了枢机主教。1455年,他被选为教皇加里斯都三世,他任职的时候已经77岁高龄,所以在位时间非常短,仅仅只有3年。他的雄心是成立新的十字军,发起讨伐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从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手中重新夺回君士坦丁堡,但是以十字军来实现“基督教共和国”的年代早已过去,西欧各重要国家又都忙于自己国内的问题,无暇去兼顾遥远的东方问题。东方问题占据了加里斯都全部的注意力,推动文化自然就被忽视了。他下令停止尼古拉五世已经开始的美化梵蒂冈工程,将所节省的经费移作建造军舰,因此而建立的教皇舰队,在以后保卫爱琴海的战斗中发挥了作用。对法兰西女英雄贞德,加里都斯三世发表言论,指出“法兰西女信徒贞德是无罪的”。这是贞德英勇就义后,教廷为他作的第一次昭雪。1455年,法国人民在巴黎圣母院,为贞德举行隆重的昭雪仪式。1456年8月6日,土耳其军队向贝尔格莱德推进,遇到了匈牙利名将亚诺什·匈雅提率领的基督教徒军队有力抵抗,损失重大(贝尔格莱德之围)。第二年加里斯都三世规定此日为主显圣容节,以纪念这次意外的胜利。不过,他对尼古拉所任用的人文学者,仍然十分慷慨,教廷还是这班学者活动的中心。加里都斯三世与别的教皇一样趋附时俗,眷顾亲属。他重用2个侄子并任命他们为枢机主教。第一个是罗德里戈·博尔哈(Rodrigo de Borja,在意大利为Borgia),以及路易斯·朱利安·米拉·博尔哈(Luis Julian de Milà y de Borja)。15世纪下半叶的7任教皇,比阿维尼翁时期的教皇更加腐化。他们生活在价值连城的宫殿中,一饭千金,奢华糜费,无可比拟。教皇亚历山大六世 亚历山大六世亚历山大六世(1492-1503在位),原名罗德里戈·波吉亚(Rodrigo Borgia,1431-1503年),加里斯都三世的侄子,出生与瓦伦西亚王国的Xàtiva。尽管作为一名枢机主教,依天主教教义不能结婚生子,但他与瓦诺莎·卡塔内(Vannozza dei Cattanei,1442-1518)长期保持着非法关系,在甘迪亚的寓所内,他们有4个孩子:凯撒、乔瓦尼、卢克雷齐娅和杰弗里。当然,他和其他情妇也育有子女,茱莉亚·法尔内塞(Giulia Farnese)就是他著名的情妇之一。1456年,罗德里戈从伯父加里都斯三世处取得红衣主教一职。由于工于心计,罗德里戈积聚了巨额财富。直到1492年,当选为教皇。他用于贿赂每一位红衣主教的巨款,使这位罗马城最富有的人也差点破产。他以“亚历山大大帝”为名,被称为亚历山大六世。他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但他也被批评为生活奢靡,买卖圣职和任人唯亲。他的主要兴趣在于如何获得更多的财富,圈养情妇,并使他的家族尽可能强大。亚历山大六世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教廷腐败堕落的象征,行为最为放荡和不择手段的教皇,政治上也拥有超出寻常的野心。他计划把自己的长子凯撒培养成宗教领袖,把次子乔瓦尼培养为军事统帅,以使波吉亚家族在政教两方面都成为意大利的统治家族;同时利用子女的婚姻建立联盟,他安排自己的女儿先后嫁给了三个显赫家族,其中包括与当时在欧洲最强大的家族(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结盟;并让最小的儿子娶那不勒斯和阿拉贡王国的公主。这位教皇妄称上帝的名,以最圣洁的外貌施行最污秽的统治。 另一位比他好不到那里去的利奥十世,这样评价他,“我们被世上最野蛮的恶狼抓住了,我们或者逃跑,或者被他生吞活剥”。1503年,罗德里戈·波吉亚死于罗马,据说是食用了被下毒的苹果,但死亡的原因也有可能是疫病。亚历山大六世在欧洲历史上以大肆敛财和为儿子所进行的处心积虑的谋夺而臭名昭著,但他却并非这些劣迹的首创者,他的前任们诸如西克斯特四世、英诺森八世之流为他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榜样。另,1493年亚历山大六世颁发通谕,为葡萄牙和西班牙划定了扩张殖民势力的分界线,即“教皇子午线”,这是世界殖民地的第一次划分。凯撒·波吉亚 凯撒·波吉亚凯撒·波吉亚(Cesare Borgia,1476-1507年)音译为切萨雷·波吉亚,另有中文译名西泽尔·波尔金,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私生子,瓦伦蒂诺公爵,罗马尼阿的主人,伊莫拉、福尔利、佩鲁贾、皮奥姆比诺、比萨、卢卡、锡耶纳等无数属地的征服者,全意大利最令人恐惧的野心家、强权者和完美的阴谋制造家。早年凯撒一直在父亲的计划下接受教育。直到12岁之前他都在罗马接受家庭教师的培养,而后在佩鲁贾大学学习法律和人文科学,接着转入比萨大学,在取得学位后,继续学习神学。当完成了所有的学业,他被授予成为一名枢机主教。凯撒涉嫌谋杀他的兄弟乔瓦尼,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他犯有这个罪行。但,乔瓦尼的死亡扫除了凯撒的障碍,让他得以踏上他期盼已久的征伐之路。凯撒虽然已是枢机主教,但为了成为教皇国军事领袖,他在23岁时辞去圣职。他后来和法国公主夏洛特·德·阿尔布瑞特(Charlotte of Albret)结婚,并育有一女。1503年,凯撒与父亲一同中毒(一说为疫病),父亲去世之后,凯撒控制了下一个教皇的选择,他需要一个候选人,一个不会威胁到他在意大利建立自己公国的计划。接着,凯撒的候选人顺利成为了教皇,但他也死了。一个月后凯撒不得不被迫支持朱利安诺·德拉·罗韦雷,他应许保持他的头衔及荣誉。但朱利安诺成为教皇后背叛了他,并成为他最凶猛的敌人。1507年, 凯撒在围攻纳瓦拉的维亚纳城堡(Viana)时阵亡。为了剿灭反叛的勒林伯爵(Count of Lerin)的军队,凯撒和纳瓦拉国王约翰组织了10000人的军队围困了城堡。凯撒试图破坏极强的天然防御工事,不顾一切地对城堡展开突然袭击。然而,他不仅没有获得城堡,而是在这场可疑的战斗中丧生。凯撒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涌现出典型的冒险家之一,但他比其他的竞争者来更加聪明和无所顾忌。他长相英俊(后因沾染了梅毒导致毁容,余生中常戴面具)被列奥纳多·达·芬奇形容拥有“宁静的面孔和天使般清澈的双眼”,但他征服的手段是凶残而狡诈,冷酷无情,为实现目标无所不用其极,常用家传毒药“坎塔雷拉”暗杀政敌而被称为“毒药公爵”。尽管凯撒行事很残酷无情,不过他却给当时的意大利带来了整治严明的纪律,恢复了国家秩序,让军队衷心与服从;能够稳定而公正的统治他的领地,所以他的统治比起政治混乱的小集团和地方暴君更可取。1502年,马基雅维利曾奉使驻节于博尔吉(Borghi)的王廷;他亲眼看到凯撒如何交替使用不同的手法,有时是冷静矜慎,有时是旁若无人;常常是口头上说尽了甜言蜜语。行动上则残暴无比;同时又以伪装善良与背信无义的作风处世待人。他对于那些属于他强权之下的被征服的人民,不惜使用种种残酷恐怖的手段,压制反侧;对于那被征服的国家,更是以独裁高压的手段,做最有效的箝制。马基雅维利对于凯撒玩弄权术的手段亦十分佩服,他认为:为王者固当如是。后来以其事迹为蓝本写下了传世名作《君主论》,凯撒犹如烟花一般短暂绚烂的人生,让马基雅维利佛看见意大利统一的曙光在亚平宁半岛上闪现了一下,又消失在漫漫长夜中……卢克雷齐娅·波吉亚 卢克蕾齐娅·波吉亚卢克雷齐娅·波吉亚(Lucrezia Borgia,1480-1519年),费拉拉、摩德纳和雷吉奥公爵夫人(Duchess of Ferrara,Modena and Reggio),亚历山大六世私生女, 凯撒的妹妹。卢克雷齐娅以美貌著称,据说还是位颇具才气的美人,对意大利的文化艺术事业很有热情。但是,在欧洲历史上,比她的美貌和才华更令人侧目的是她和兄长凯撒的不伦之恋。当时的意大利人揶揄她为与其教皇父亲以及兄长凯撒并列的邪恶三位一体,这无疑是对信奉天主教神圣之三位一体的巨大讽刺。她前后出嫁过三次,又复三次被父兄从她的丈夫们手中夺走。由于罗马教皇需要新的,更有利的政治联盟,卢克雷齐娅的第一任丈夫佩萨罗公爵,斯福尔扎家族的乔瓦尼(Giovanni Sforza,1466-1510),被迫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签署了因为自己阳痿而解除婚姻的合同。感到羞辱的乔瓦尼指控卢克雷齐娅与兄长凯撒乱伦。她的第二任丈夫,阿方索·阿拉贡(Alfonso of Aragon,那不勒斯国王的私生子,萨莱诺王子和比谢列公爵)因为失去政治价值,为凯撒所杀。第三任丈夫为埃斯特家族的阿方索(Alfonso d'Este,1476-1534),即费拉拉公爵阿方索一世。1519年6月24日卢克雷齐娅在费拉拉由于生下她的第八个孩子染上产后并发症去世。她被葬在科尔布斯·多米尼修道院里,她的丈夫于1534年10月31日去世,死后两人夫妻合葬。1816年10月15日,浪漫诗人拜伦拜访了地处米兰的安布罗西安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他十分喜欢卢克雷齐娅和诗人皮埃特罗·本波之间的情信(“世上最美的情书”)还声称他成功偷到一绺卢克雷齐娅的头发(“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头发”)并将其展出。在维克多·雨果的《卢克雷齐娅·波吉亚》(Lucrezia Borgia)以及葛塔诺·多尼采蒂(Gaetano Donizetti)的同名歌剧中,她与几次毒杀事件联系在一起,不过她是否涉及这些罪行却从未得到证实。亚历山大其他的孩子[3]路易吉·波吉亚(西班牙语:佩德罗·路易斯,Pier Luigi de Borgia,1460?-1488),第1任甘迪亚公爵,亚历山大和不知名女人的私生子。路易吉·波吉亚在格拉纳达战争中与西班牙军队并肩作战。1485年5月18日,在隆达战役凯旋后,因为他的英勇作战,被授予“甘迪亚公爵”。在路易吉的遗嘱中,他将公国让给他年轻的兄弟乔瓦尼,并要求给他妹妹卢克雷齐娅10,000弗洛林金币的嫁妆。[4]乔瓦尼·波吉亚(西班牙语:胡安,Giovanni Borgia,1474?-1497),是大力山大和瓦诺莎的四个孩子的其中之一。1493年,他继承了同父异母的哥哥路易吉的公国,并娶了路易吉的未婚妻玛丽亚·恩里克斯·卢纳(Maria Enriquez de Luna),成为第2任甘迪亚公爵。1497年6月14日晚上,他被谋杀了(在后来成为罗马犹太人区的德拉德卡广场附近),他的尸体被发现在台伯河中,腰带上的钱包中里有封不动的30个达科特金币( golden ducats)。乔瓦尼和玛丽亚有两个孩子:“第3代甘迪亚公爵,胡安·德·Ÿ·恩里克斯·博尔哈(Juan de Borja y Enriquez,即胡安·波吉亚);和在巴利亚多利德修道院成为修女的弗朗西斯·德·赫苏斯·博尔哈(Francisca de Jesus Borja)。”[5]杰弗里·波吉亚(Gioffre de Candia Borgia,1482-1522),是亚历山大和瓦诺莎最小的儿子。在杰弗里12岁那年,他迎娶那不勒斯的阿方索二世16岁的女儿桑夏(Sancia of Aragon),她的嫁妆是斯奎拉切公国(the Principality of Squillace,1494年)和后来造成那不勒斯政治动乱的阿尔维托郡(the County of Alvito,1497年)。事实上,这个婚姻是个政治问题,阿方索二世以女儿的巨额嫁妆要求亚历山大承认他那不勒斯国王的地位,但几乎作为婚礼的结束,法国入侵了那不勒斯,阿方索留下他短命的儿子逃离了他的王座,并同西班牙、法国以及他们的意大利拥护者之间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这段时间,杰弗里和他的妻子桑夏住在罗马,据说桑夏和他哥哥们凯撒、乔瓦尼都有一段风流韵事。夫妻关系恶劣,并没有孩子。杰弗里和他的父亲关系也很差。亚历山大认为他是一个懦夫,因为杰弗里缺乏对政治的兴趣,以及质疑他与自己的亲子关系。杰弗里的第二次婚姻是与玛丽亚·米拉。他们有四个孩子,其中的长女,弗朗切斯科·波吉,继承了他的领地和斯奎拉切王子(Prince of Squillace)称号。杰弗里的后裔一直统治着卡拉布里亚海岸(the Calabrian coast)的斯奎拉切(Squillace),直到1735年。编辑本段后裔圣弗兰西斯[6]弗兰西斯·波吉亚(Francis Borgia,1510–1572),第4任甘迪亚公爵,第3任耶稣会总会长。1670年6月20日册封为“圣徒”,称为圣·弗兰西斯(Saint Francis)。 圣弗兰西斯圣·弗兰西斯·波吉亚,于1510年10月28日出生在瓦伦西亚附近,他是第3任甘迪亚公爵胡安·波吉亚和阿拉贡的胡安娜(斐迪南二世的私生子的女儿)之子,也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曾孙。弗兰西斯在孩提时代就显得非常虔诚,并且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修道士,但是他的家庭却将他送往表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宫廷。他在哪里成名,并伴随皇帝参加了多次战役。1529年7月他在马德里与一名葡萄牙女贵族埃莉诺尔(Eleanor)缔结婚姻,育有卡洛斯等子女八人。1539年他护送皇后葡萄牙的伊莎贝拉的遗体去往格兰纳达的葬地。据说他那时目睹死亡的阴影降临到美丽的皇后身上,他就决意“永不再服务于一名凡世的主人”。然而,在他仍然还年轻的时候,他受任为加泰罗尼亚总督,并竭尽所能地管理好这个省份。而他真实的兴趣却停留在别处。1542年父亲死后,这位新任甘迪亚公爵带着妻子和家人引退到故乡,过着一种全心全意奉献给信仰的生活。1546年妻子埃莉诺尔辞世,弗朗西斯决志进入新近成立的耶稣会。他在长子卡洛斯的赞同下放弃公爵头衔,成为一名耶稣会会士。由于他高贵的出身,杰出的才干和享誉全欧的名望,他直接被授予红衣主教的法冠。然而他本人却拒绝了这次授职,宁愿效法使徒巡回传道。他的友人们及时说服他接受了命定的领导者的职责:1554年成为耶稣会在西班牙的全权代表,1565年被选为耶稣会的第三任总会长。历史学家因其卓著功绩将之描述为继耶稣会会祖罗耀拉·圣依纳爵(Saint Ignatius of Loyola)之后的最伟大的会长。他成立罗马学院(Collegium Romanum),后来成为格列高利大学(Gregorian University),派遣传道士前往全世界的偏远角落,向国王和教皇们提供建议,以及密切关注迅速扩张中的修会的各项事务。尽管在职责上享有非凡权力和影响,弗朗西斯的个人生活却极为俭朴,以其祈祷精神及谦卑著称。在他任在世时就已被广泛称为“圣人”。1572年9月30日,弗朗西斯·波吉亚逝世于罗马;1624年11月23日,罗马教皇格雷戈里十五世为他举行了宣福礼 (Beatification);1671年被列入圣品;1688年,10月10日被列为他的纪念日插入罗马天主教圣徒日历;1901年,他的遗物(圣物)被供奉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基督教堂。教皇英诺森十世[7]教皇英诺森十世(Innocent X,1644-1655在位),原名乔瓦尼·巴提斯塔·庞菲利(Giovanni Battista Pamphili,1574-1655),虽然他的姓氏不是波吉亚,但他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玄孙的玄孙。 英若森十世肖像画作为一名精明的律师,1644年9月15日,他在教皇乌尔班八世(1623-1644)后成功继任了教皇,他大大提高教廷的世俗权力,是政治上最精明的教皇之一。他在位期间,欧洲各国在解决和平与战争问题时已不再征求教皇的意见,对教皇提出异议也不为各方所理睬。英诺森同亲属关系暧昧,维护裙带关系,教廷事务大都由其姻亲姐妹贪婪分子马伊达尔齐尼(Olimpia Maidalchini)操持。英诺森支持哈布斯堡王朝在西班牙的族亲,拒绝承认西班牙的敌国葡萄牙独立。他抨击前代教宗乌尔班的亲族巴尔贝里尼(Barberini)家族勒索钱财,宣布没收他们的财产。该家族逃往巴黎,受到枢机主教马萨林(Jules Mazarin)的庇护,于是英诺森与法兰西发生争执,法兰西以武力相威胁,英诺森才被迫让步。1653年英诺森发布通谕,谴责詹森派创始人詹森(Cornelius Otto Jansen)就救恩性质问题所提出的五点主张。1650年,画家迭哥·德·席尔瓦·委拉斯来到意大利,应英诺森请求绘制了著名的肖像画《教皇英诺森十世肖像》。画家选择了教皇正襟危坐的情景,这与他的身份很相称。画面以鲜明的红色为底,具有一种威严感。画家准确地抓住人物在瞬间的复杂的内在精神状态,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英诺森凶狠残忍的性格特征。当这幅肖像送给英诺森时,英诺森惊讶而又不安地说了一句话:“过分像了。“枢机主教加斯帕尔[8] 加斯帕尔·波吉亚枢机主教加斯帕尔·博尔哈·Ÿ·贝拉斯科(Gaspar de Borja y Velasco,1580-1645),他属于波吉亚家族(虽然他总是用西班牙语拼写的Borja),担任托莱多大主教,西班牙塞维利亚大主教和那不勒斯的总督。他的父亲是第六任甘迪亚公爵弗朗西斯·托马斯·博尔哈·Ÿ·Centellas(Francisco Tomás de Borja y Centellas,弗朗西斯·波吉亚的儿子),是加里斯都三世和亚历山大六世的后代,一位历史学家提到加斯帕尔希望成为第三位波吉亚教皇。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